妈贝堡母婴网

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(蒋冬雪)

浏览:353889 | 2021-07-14

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(蒋冬雪)全文章节列表

老宋微微笑着点头道:“寂寞,怎么会不寂寞呢。”


蒋冬雪害羞地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老宋,说道:“二叔,其实您这个年纪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好女人的,您也并不算老嘛。”


 文学


老宋笑着一声叹息,道:“老了,都这把年纪了早就已经麻木了。反正就是随缘呗,不像年轻时候了。”



蒋冬雪突然在心底生出一份喜欢,老宋虽然条件很差,可是却总是能够字字句句敲进她心里。



每一次与老公争吵,老宋为她所做的,都看在眼里呢。



她从小漂泊无依,这么些年生活过来,其实,自己一直不就是想要找一个能够照顾自己、体贴自己、疼爱自己的男人吗?



稍顷,蒋冬雪翻身骑着被,将白嫩玉足搭放在老宋大腿上。



老宋只感觉痒痒的,没有在意,伸手去握,不成想却握到了侄媳妇的小脚丫。



蒋冬雪极为可爱的咯咯一笑,旋即五根脚趾原处轻划,一种致命的酸痒感传进老宋心里……

“二叔,痒吗?”蒋冬雪笑意吟吟地正对老宋,当她白嫩脚丫放在老宋大腿上之后,满足的酸痒感已经彻底将此前她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。



老宋紧握着她的脚丫,想要从大腿上放下去,然而却没有想到蒋冬雪很有力气,屡次要放回去,怎么都拿不下去。



最终老宋也不阻拦了,说:“你就折腾吧,什么时候闹累了你也就睡觉了。”



老宋明天下午还要去一位客户家擦窗户,于是背对蒋冬雪,强忍着酸痒感拼命睡觉。蒋冬雪见老宋如此待她,心中自然是不胜欢喜,不觉间更加高看了老宋一眼。



心想上天真是不公平,像是二叔这样好的男人,为什么要在他年轻时候给他那样一个女人呢?让他当牛做马不说,还给他戴绿帽子。



想来,那女人的下场也不会好了。



蒋冬雪刚刚认识老宋之时便听他说起过,他年轻时候是有娶过一个媳妇的,当时他一心打算好好过日子,日日夜夜努力工作赚钱,无论那女人想要什么,老宋都会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她。



俗话说,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



那女人生性浪荡,整日在外寻花问柳,将老宋的多年积蓄挥霍一空之后,便跟随情人跑了。



之后那些幽暗的岁月,老宋心灰意冷四处打工,岁月如流水,弹指一挥间便已是这老大年纪。



老宋的曾经蒋冬雪虽然未曾经历过,然而每次想起这些陈年旧事,眼前却能够浮现出来些许画面,栩栩如生。



稍顷,蒋冬雪温柔地对老宋问道:“二叔,干了一天活儿,你累吗?”



老宋已是困得上眼皮直打下眼皮了,默默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


蒋冬雪甜美一笑,将一双白嫩玉手搭放在老宋双肩上,由上至下逐渐用力揉捏,说道:“二叔,那我就给你好好捏一捏,让你舒服一些。”



老宋不好意思地笑说:“侄媳妇你也快睡吧,我这把老骨头累不累的还能咋地,你年轻还小,可得休息好。”



蒋冬雪温柔说道:“二叔,我的好二叔,你就算年纪大了又怎么了?在我眼里,你就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。”



为了显示真心,她轻声哼唱起周杰伦的《七里香》,只道是:



雨下整夜,我的爱就像雨水,院子落叶,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。



几句是非,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,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。



老宋听着清脆悦耳的歌声,心中甜滋滋的,说道:“周杰伦是吧?你二叔我见过他的。”



然而蒋冬雪却没有了声音,半晌,他猛地回头一看,只见蒋冬雪已然呼呼大睡。



老宋痴迷地望着她的明眸善睐,害羞说道:“我在电视里面,见到过好几次……”



不得不说,侄媳妇蒋冬雪睡觉时的模样非常可爱,由于她人身材高挑,一双大长腿蜷缩在一起骑着被子,容易令老宋浮现连篇。



良久,老宋轻手轻脚地走下床,轻笑道:“傻孩子,好好睡吧。”



天都快要破晓了,他跑到外面开了一个房。



他不知道的是,蒋冬雪一觉醒来见他不在身旁,会作何反应。

蒋冬雪似乎是可爱之神的化身,由于年纪尚小,经历世事不多,最为难能可贵的那份单纯,蕴含在她的身上。



老宋躺在宾馆的大床上,携带着蒋冬雪身上迷人香气沉沉入睡。这一觉他睡得心猿意马,一夜春梦不断,尽管他有些不愿承认但还是无法否认,蒋冬雪的娇小身影也出现在梦中。



娇小可人的蒋冬雪,从头到脚散发着天真可爱的迷人香气。



翌日,老宋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某户业主家里面打扫卫生,由于休息时间太少,领取工钱时差点没有昏过去。



太阳落山之际,他特地在出租屋附近的超市买了点瓜果零食,他知道蒋冬雪年纪还小,喜欢吃零食。



拎着一大包的零食往家走,走到单元门口的时候他看到有一俏丽身影坐在台阶上,动也不动,脑袋深深地埋在双腿间。



老宋突然想起,蒋冬雪正是情绪低落之时,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心灵非常脆弱,很容易做出傻事。



想到这一节,他拔腿就往楼上跑,匆忙推开家门发现空无一人。



他心中大叫:坏了!



站在楼道里大喊侄媳妇的名字,自己声音的回音持续回荡着。



再拨打电话,始终都是无人接听,他急坏了,疯了一样跑到楼下。



“冬雪!冬雪!冬雪!”一颗心,高高地悬着。



他满头大汗呼哧带喘,心中对自己充满恨意,都怪自己没有看顾好蒋冬雪,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,可该如何是好?



人呐,每每在紧要关头时候都会失去理智,他在小区里面疯了一样大喊侄媳妇的名字,来来回回奔跑,可是人就是这样消失了。



最终,他一屁股跌坐在单元门口,心如乱麻。



“二叔,我在这里……”



坐在台阶上面的俏丽身影悄然抬起头,望着老宋,满脸热泪。



老宋连忙来到她面前,怒火中烧,指着蒋冬雪怒吼着:“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胡闹?我满世界的找你,怎么打电话都不接。他妈的我这条老光棍累死、急死没有什么大不了,你这么年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,可该怎么办!”



蒋冬雪哭得更加厉害,起身紧紧抱住老宋,抽泣着说:“既然你是在乎我的,那你为什么不告而别?既然你不要我了,那还来找我做什么?”



老宋被蒋冬雪紧紧抱着,身上一阵炽热,他心里明白,那是因为蒋冬雪的体热,而衣服又过于单薄。



“二叔,我以为你不要我了……”蒋冬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双眼。



他一声叹息,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,认真说道:“二叔怎么会不要你呢?以后你可千万不要这么吓二叔了。”



蒋冬雪不停点着头。



老宋牵着她的手回到家,由于满身热汗,所以老宋把蒋冬雪放到床上之后,便去浴室冲澡。



出来之后,他说:“冬雪啊,你晚饭想吃什么,二叔给你做。”



说完之后,他向蒋冬雪看了一眼,这么一看,他愣住了。



只见房间里面的窗帘被蒋冬雪牢牢拉上,衣服脱了一地,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,凹凸有致、前凸后撅的玉体白嫩光滑。



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娇嫩欲滴,如同歌里唱的那样,就像是甜嫩多汁的番茄,已经熟透。



一对白嫩的小脚丫轻轻蹭着。

老宋站在原地惊呆了,望着眼前的春光乍泄一颗心猛颤,半晌都没有做出应对办法。



“二叔,你过来抱抱我,我心里面难受。”蒋冬雪躺在床上,一对明眸善睐看着老宋说道。



老宋“哎哟”一声,反手朝着脸上拍了一巴掌,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了之后,一路小跑来到床边,二话不说连忙将床上棉被盖在蒋冬雪身上。

举报 分享 2021-07-14
精彩推荐